• 搜索

网上配资APP 突然“爆雷”?知名平台被曝大量欠钱 有人十几万元取不出来

时间:2024-06-12 19:15 点击:116 次

  国内知名互联网教育平台要跑路了?近日有媒体报道网上配资APP,CCtalk拖欠客户6000万元,疑似“跑路”。

  对此,CCtalk公开回应,否认跑路和拖欠6000万元传闻。然而,其评论区依然有大量追讨欠款的用户。据悉,自2023年下半年起,CCtalk的提款账期就越拉越长,众多用户表示取钱难,少则几万到10万元,多的有上百万元。

  法定代表人突然变更

  大量用户提现困难

  官网显示,CCtalk是开放式教育平台,内容涵盖了语言类、职业教育、艺术、美术、兴趣、公考、IT培训等十几个品类,汇聚了数万名讲师/创作者。平台创立于2015年,累计服务23万机构和个人,学员数量4500万,课时数量5000万,学习次数8亿次。

CFF20LXzkOzTjY1xialIEOFccC4xh4Qy3icSAaUq7yophfz2cZG3XqOuk1ziaLmXgYhradJDGyWNjadR5cPLhjmrw.png

  据新京报,今年1月,多名线上讲师向记者爆料称,国内在线学习平台CCtalk出现资金延迟甚至无法到账的问题,涉及讲师百余人,有人数十万元的后台资金难以提现。彼时CCtalk平台运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平台没有卷款跑路,“我们正对历史结算款进行排期,之后会逐步发放。”

  平台讲师李子杰(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他在该平台讲授摄影知识,使用CCtalk已5年。他表示,讲师在平台上发布课程,学员购买后,学费会进入平台账户,讲师申请提现后7个工作日即可到账。李子杰称,此前资金提现功能一直没有问题。2023年7月,该平台进行了升级,结算变成了半个月结算一次。李子杰告诉记者,2023年7月后台显示提现成功后资金却迟迟不到银行卡。“当时我的后台账户有数十万元学费,和CCtalk方反复催促后到账了一些,目前还有近11万元的学费没有到账。”在CCtalk讲师的一个微信群里,多人称被拖欠款项,从几千元到几十万元不等。

  彼时CCtalk平台运营工作人员称,平台没有卷款跑路,“我们正对历史结算款进行排期,之后会逐步发放。”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去年年底,CCtalk运营主体仙栎科技曾更换法定代表人。

CFF20LXzkOzTjY1xialIEOFccC4xh4Qy3uovjsibZWFV8qOfezSCHibkJYp15dPgAVsDgPhMYInPDVsQn7Febcibibw.png

  然而,事情并没有好转。时至5月,有更多媒体曝出CCtalk大量拖欠用户钱款的消息。CCtalk接连出现更换法人、资金延迟甚至无法到账、公众号迁移等情况,令入驻其中的机构与老师深感不安,关于平台卷款跑路的猜测不断出现。

  据银柿财经,CCtalk公开的首个返账节点是今年的4月30日。但过去近一月时间,多名老师反映钱款少到、未到,少则几千元,多则数十万元。记者在一个“CCtalk维权群”看见,其内有400余人,几乎每天都有新人加入,沟通欠账事宜。5月26日还有消息称,CCtalk目前整体欠款资金规模超过6000万元。

  平台称“没有跑路”,用户在评论区追债

  有人被欠上百万元

  5月28日,CCtalk就被传拖欠客户6000万元,疑似“跑路”一事发表声明,称此则信息并不准确、有失偏颇。

CFF20LXzkOzTjY1xialIEOFccC4xh4Qy3Z7eeaiaX9VWgfXMCOoP4pmuoOxOlVIldvskDfYu8Lt03r4YbllicYArw.jpg

  CCtalk在声明中称,没有“跑路”,将来也不会“跑路”,公司法人、高管及员工100多人均在上海总部正常上班。CCtalk在声明中承认从去年开始运营资金出现紧张的情况,对于部分机构和个人讲师的结算款项未能及时结算,“根据实际情况,我们陆续相应地还款”。

  除此之外,CCtalk称所谓拖欠6000万元的情况并不准确,“实际上我们针对未能及时结算的老客户设计了各种方式的欠款抵扣方案,针对今年在CCtalk开课的老客户我们采用4%的平台手续费直接用于抵扣去年未到账的欠款,目前签订了抵扣协议并正在抵扣的待结款项约占总体的75%,历史欠款正在逐步减少,有部分客户甚至已经全部抵消完欠款。同时我们每个月都在积极沟通和按月排款,我们并不想也不会置之不理。”

  CCtalk回应称,客户端一直都能正常登录使用,一切线上课程都可正常观看。今年前5个月里,经营交易额达2.8亿元。

  虽然有客户表示,今年的学费可正常提现,但也有老客户质疑,2.8亿元的交易额,为何不能按时还钱。在该微博评论下仍有不少疑似在CCtalk开课的讲师吐槽目前仍未获得平台还款,一名叫“翼飞书画”的网友评论称,“你还欠我6万多,拖了快一年了”,而CCtalk则回复称,“真的很抱歉老师,我们还在努力持续出款中,目前4%抵扣的方案已经得以验证,我们也是希望可以更快还清。”网友“黄同学H2O”评论称,去年应该给的钱被单方面拖到今年,到今年4月底,只拿到了不到3%的还款,离CCtalk承诺的20%相差太远,希望公司解释,对此,CCtalk并未回应。

CFF20LXzkOzTjY1xialIEOFccC4xh4Qy3vJMfXMBsVOmV9qYOFzsVNy7vIGmtOGxFiaz8Fz9XOoqJmAQyd83G1pw.jpg

  据中新财经6月7日报道,此番回应还引起了李梦(化名)的不满,“从去年说到现在,他们员工都无奈了,让我们打官司。”

  据李梦回忆,去年8月份的时候,就有人劝她早点离开CCtalk。“但由于机构和CCtalk合作挺好,也很信任CCtalk,我还劝那些要钱的插画师,这么大的公司不会欠大家款的。”也就是从去年下半年起,很多CCtalk客户反映,提现开始变慢,甚至无法提现。

  李梦有15万元在账户里,抱着这份信任,即使有很多插画师组团要钱,她一直等待着。但对方多次承诺仍未见到钱后,李梦怒了。她和对方交涉后,对方才退给她约一半的钱。“之前员工是站在公司那边的,现在他们员工也建议我们报警或起诉。”李梦说。

  在欠款追讨中,李梦算幸运的。莉莉(化名)告诉中新财经记者,“根据客服的回答,至少今年都安排不出我的欠款。”理由是今年一月份升级账户且有流水的网师,才在今年分期到账的名单里,4月份才升级的莉莉显然不符合。据莉莉了解,所在的交流群里,即使是名单中的网师也没有如约收到钱。“只有少数去现场要的人拿到了全部欠款。我所在的两个群,没人拿到全部钱。”这些日子,莉莉已试过黑猫投诉等投诉平台,接下来就是法律途径了。

  但莉莉也透露,所知道的有两个成员被欠了上百万,更多的是欠了10万以及更小额度。这也意味着,很多人较难走法律途径解决问题,“因为仲裁、诉讼费用就要一笔钱,如果欠得不多就不太划算。”

  对于平台提出的“4%抵扣”方案,莉莉并不认同这种处理方式,“所谓的欠款折扣就是原来8个点的手续费可以用老账户的钱代扣,但对于我这种欠了10万元的,需要卖几百万的课才能补回吧,对于大部分人都是无效方案,解决不了问题的。”在她看来,能靠欠款抵扣方案把钱拿回来的,意味着每年流水成百上千万。据她了解,没有多少这样的用户,所谓“签订了抵扣协议并正在抵扣的待结款项约占总体的75%”,不知是真是假。

  面对客户对于CCtalk这则回应的质疑,中新财经记者拨打了CCtalk客服电话,对方建议邮件联系,但截至发稿时,并未得到回复。

  5月31日,CCtalk官方微博又发布结算升级说明,6月3日10:00,结算周期调整为D+1(针对已开通通联的LV2及以上创作者),即第二天到账。但在微博评论区,欠款仍是留言网友最关心的话题。

  据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2024年Q1中国数字教育用户体验与投诉数据报告》,2024年一季度全国数字教育投诉问题类型TOP10中,退款问题占比高达59.09%。退款难已成为互联网教育行业的顽疾。

  曾被称为“新东方劲敌”

  昔日母公司疯狂“烧钱”后上市失败

  一直以来,CCtalk开放的平台模式吸引了大量教育机构和讲师入驻。官网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月份,CCtalk累计服务在线教育创业者突破20万,年度活跃用户突破4000万。曾被媒体称为“将和新东方PK在线教育第一”的劲敌。为何这样一家知名互联网教育平台,会出现提现难?

  莉莉提到,客户经理宣称,政策、竞争对手抹黑等原因账户冻结,无法满足客户提现需求,但绝口不提钱挪用到哪里了。

  据证券时报报道,一名教育行业投融资人士透露,由于CCtalk原股东团队与现团队在股权架构上仍存在较大分歧,CCtalk可能耗费了大量资金解决公司内部股权纠纷。

  据悉,CCtalk曾是知名教育科技公司沪江旗下业务。2018年,沪江谋求在港交所上市,但业绩连年亏损下,最终上市失败。

  招股书显示,沪江教育于2016年推出CCtalk平台,将“强化以CCtalk平台为中心的生态系统建设,提升盈利能力”作为其发展战略之一。为鼓励商户及网师使用CCtalk,沪江教育为其承担了第三方支付机构的相关手续费用,仅这一部分的费用在2018年前8个月总计已达到410万元,已经超过了其在这一时期的总收入。与发展初期的CCtalk的大力宣介不相称的是,CCtalk的收入占比不到沪江教育总收入的1%。其风险要素中称,“倘我们未能持续吸引学员报名参加我们的自有品牌课程,或未能提高自有品牌课程的学员或CCtalk平台上挂网课程的付费用户的开销,我们的业务及前景将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2019年初,有分析文章称,从当时的财务表现来看,CCtalk可能是沪江教育在短时间内的一大“内耗”产品。“沪江将在线教育的烧钱法则奉行到底,激进的推广销售策略无疑给沪江朝着规模经济前行的方向拉长了距离。”该文章还指出,大幅的扩张虽然让沪江用户量已达到了1.86亿人次,付费用户达1070万,但这依然阻挡不了亏损的不断扩大。“对于目前的沪江而言,更急需IPO,缓解现金流紧张的现状。”

  2019年,沪江管理层发生变动,创始人兼CEO伏彩瑞卸任董事长,由董事宋相伟接任。在此之前,沪江联合创始人于杰退出董事行列。当时业内有观点认为,沪江创始团队的变化与“对赌协议”有关,但“对赌协议”被沪江否认。此后,CCtalk的业务被单独分出,由仙栎科技担任运营主体,宋相伟出任董事长。

  而由欠款纠纷延伸出的一系列事件,也把CCtalk推入“跑路”疑云中。5月初,CCtalk服务号发布粉丝迁移通知,将业务转移至“点外卖前去领券”公众号下。此前,仙栎科技的法定代表人也由宋相伟变更为李璐。此外,今年4月,宋相伟也卸任了已经改名为行藏科技的沪江教育的法定代表人。

CFF20LXzkOzTjY1xialIEOFccC4xh4Qy3p6y1doVFiaou19BqH9rOgWwfrc9qxBFVDch7sfiau3XOPtre2q6aT3bw.png

  就在其卸任后不久网上配资APP,行藏科技便成了被执行人,金额达2700万元。

CFF20LXzkOzTjY1xialIEOFccC4xh4Qy38S5n852X7a3eibsAE2saL4wdnctoVbPvTerEPEDoNw0nbAS8GKKLcibA.png

Powered by 爱配资_正规炒股配资官网_大牛沪深策略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 2013-2022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