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股民配资炒股 深得老板信任 财务竟侵占公司1360万元购房炒股

时间:2024-07-08 11:22 点击:81 次

  在一家私人公司里工作十余年,签了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整整12年的时间内,她是公司内唯一的财务。老板将大量公章、现金账户和密钥等工具全交由其管理而不过问。获得老板如此信任的朱某,却以“蚂蚁搬家”的形式股民配资炒股,转移、侵占公司1360余万元用于个人购房及炒股。 12年来是公司唯一的财务

  2023年12月13日,一名龚姓女子来到上海市青浦区公安分局报案,称公司财务职务侵占了1000余万元。2024年2月4日,公安分局将该案立为职务侵占案进行侦查。

  2月5日傍晚17点许,犯罪嫌疑人朱某在她姐姐的规劝和陪同下,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2024年5月11日,该案被移送至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十多年前,龚女士的母亲在青浦区创建一家公司,随后陆续又开设另外三家公司,但新成立的公司无实体业务,主要服务于第一家公司。

  朱某是在2010年5月加入第一家公司的,担任四家公司的财务一职。起初签订了为期五年的劳动合同,至2015年时,由于工作表现良好且逐渐与公司实际负责人即龚女士的母亲关系融洽,于是再次续签劳动合同至2020年5月。又在2020年5月合同到期时,签订了无固定期限的长期雇佣劳动合同。

  在长达13年的任职期间,朱某认真负责,且与龚女士的母亲有相同的兴趣爱好,工作之余也往来密切。因此龚女士的母亲极为信任朱某某,将有关报税、出纳、保管公司对公账户及付款密钥的权限全部交由朱某一人负责,并在这十余年内,公司有且仅有朱某某一名财务。

  女财务突发疾病住院露馅

  2023年国庆节期间,龚女士突然接到朱某一个“关系人”打来的电话,称朱某出现家庭纠纷,正在派出所配合公安工作。

  出于对员工的关怀及多年的情谊,龚女士立即赶至派出所了解情况。在交流过程中,龚女士获知一条线索,即朱某可能挪用了公司的钱购房,于是对其产生怀疑。龚女士还未作出反应,2023年11月初,朱某就因突发疾病送医治疗。

  由于临近公司发薪日,龚女士母女去医院了解朱某身体情况,得知其无法正常工作。为维持正常运营,母女二人遂寻找一代理财务公司临时调来三名工作人员处理财务工作。

  这三名工作人员打开朱某的电脑后,无法找到公司的财务记账资料。财务公司工作人员查看纸质凭证,打开朱某某亲自封装的财务账册箱后,发现只有2014年之前的账册是完整的,此后近十年的记账凭证都是零散缺失的,根本无法理清账目。

  龚女士当即决定对母亲名下四家公司的银行流水进行全面筛查,很快发现朱某自2012年7月至2023年10月期间无数次虚构“红利”、“业务款分红”等名目,侵占公司资金竟达1360万元。龚女士母女决定报警。

  侵占公司钱款用来炒股买房

  在进行讯问时,朱某一开始始终低头沉默,不愿交代实情,但铁证如山,十余年来的银行流水、转账记录,每一份都是确凿的证据,令她无可狡辩,朱某最终选择认罪认罚。

  检察官发现,朱某正常工资不高,但有大笔开支均投向股市和期货市场,且其股票账户内投资基本都是亏空的。经询问,朱某承认自己多年以来沉迷炒股,但技术不精,亏钱让她如同一个赌徒,四处找钱想投入更多。她还承认从公司侵占的这些钱款曾用来买过一套房子,但后来也被她抵押,所获钱款仍然用于炒股。

  从朱某家庭成员及其前夫口中,检察官也得知朱某所说均为实情,朱某经常在家熬夜至深更半夜,就是在研究股票,曾令家人们不胜其烦,只是没想到她早已走向了违法犯罪的深渊。

  朱某面对检察官不止一次地忏悔:“我从公司不断拿钱买股票,是想在赚了钱后还给公司,但一直亏损,账也做不平,越陷越深一错再错。做了这些违法犯罪的事我很后悔,我愿意接受惩罚。”

  2024年5月23日,检察机关依法对朱某提起公诉,并在此之后对朱某名下财产进行封查股民配资炒股,为龚女士公司挽回损失。但龚女士公司十余年来仅请雇佣一名财务,并将大量公章、密钥等工具全交由其管理而疏于督查,检察官也对其进行教育劝诫,要求该公司规范管理制度,加强员工监督及法律意识教育,避免经济损失,保障企业正常运营。

Powered by 爱配资_正规炒股配资官网_大牛沪深策略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 2013-2022 版权所有